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渔业协会水族造景分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0|回复: 0

又见炊烟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44907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在路上有些耽搁的缘故,回到和田时已近傍晚。妹上学还没有回来,我只好先去了杨姨家,草草吃了点饭,我便干坐着等妹回来。杨姨的小女儿青青已经会走路了,记得我刚走时,她还只会在妈妈的怀抱里嘤嘤哭泣。小家伙现在居然可以叫我哥哥了,摸摸她的小脸蛋,叫她亲亲我,她便很乖的亲了亲我,

  “真乖----“我说着从包里掏出几颗糖递给她,她嘻嘻的笑着,糖纸也不剥,直接往嘴里塞。我忙抢过来,替她剥了糖纸,“要这样吃。”我说,一面抱着她走出院门。

  “去哪里?”杨姨追出来问。

  “哪里也不去,随便走走,一会儿就回来。”我回答他。刚走到路边便遇见了邱叔叔,我赶紧上前打招呼,他大吃一惊,“哎呀,是海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车到半路坏了,耽搁了些时间。”我说。

  “哦,放假了呵,邱云也回来了,有空过来玩。”

  我笑着点点头,抱着青青去鱼塘院找“帅哥”,到了他家院门前却犯了难,因为他家的大狼狗已经不认识我了,张着血盆大口冲我们凶凶的叫着。青青吓得哭起来,我一边用手轻轻的拍她,一边大喊:“帅哥,帅哥------出来了------”

  过了一小会儿,“帅哥”跑着出来笑骂道:“死家伙,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通知一声,我可以去车站接你嘛。”

  “害怕影响你期末考试,所以才没有提前给你讲。”

  “难怪今天早上给你宿舍打电话没有人接呢,原来已经走了-----”他说着,一面牵住狗让我进去。

  “我给你讲过的呀,就这两天回家的,你自己忘了。”坐在沙发上我又问他:“今天考的什么?”

  他面露难色,低头道:“你就别提考试了,很糟糕的-----”

  我将青青放下,让她坐在沙发上。自己坐在“帅哥”旁边,打趣似的说:“小伙子不要气馁嘛,现实总要面对的------”见他不说话,我又说:“现在这样子,高考怎么办呢?”

  “不知道-----唉,我们没前途-----哪像你,在这么好的学校上学,而且还免学费。”

  “对呀,这是我努力的结果,只要你用心,相信你也可以------”

  “不提这些了。”他说着去抱青青,“亲哥哥,快亲哥哥。”

  “你爸妈呢?”见他有意避开话题,我这样问他。

  “我爸出去了,我妈在喂鱼-------”他顿了顿又说:“你学习还好吧,听说又拿奖学金了,可一定要请我喝酒。”

  我笑着点点头,“有什么打算吗?我们都不小了。”

  他故作洒脱的笑了笑,道:“是啊,都成老男人了,再不能像以前了。哎,你还记得吗?那次去后山偷杏子,结果被维族人抓住------哈哈哈---”

  “当然记得。”说起过去,我们总有讲不完的话。

  太阳很快就要落下去,夕阳的余晖将这个小小的村庄裹上了一层祥和的光,一眼望去,竟是如此的美丽。家家户户的烟囱里也开始冒起缕缕炊烟,大家都忙了一天,是该轻松一下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做饭,闲聊。

  我告辞出来,刚走到院门口,“帅哥”又追了上来,“这次准备住几天?”他问。

  “不知道-----可能过两三天就走吧,我妹一考完我就和她去叶城帮我爸妈。”

  “这么急?”

  “是,他们很忙,我这次原本没打算回和田的。”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刘娟有了新男朋友,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陈年旧事,不提也罢。”我顿了顿有道:“下次如果再看见她,麻烦你转告她我很好,而且也有了女朋友-----”

  “何必骗她呢?”

  “都过去了,不想让她内疚。”我说完转头就走。

  “海涛-----”他叫住我,走上前,神色很黯淡。

  “怎么了?”

  “我妈-----说等高考完之后让我去福建当兵。”

  我愣了愣,心里忽然有些难过和失落,却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是拍了拍他的肩道:“我明天再过来看你。”

  走到小路上,恰巧遇见了妹,她头发长了许多,却也瘦了许多,这些天都是他复方甘草酸苷片多少钱能治好吗效果怎么样一个人照顾自己,又要料理和田这边的家,也的确是难为她了。

  心里都装了许多话要向彼此倾诉,走在路上自然是没完没了地讲个不停。抬头望望天,一层薄薄的炊烟犹如轻纱般飘在路旁白杨的树梢上,心里不由自主升起一股温馨的感动和不舍得留念。这样的炊烟,我们一家人有多久没有燃起过呢?恍惚中仿佛看见了外婆在后院拾着柴,依旧是那么慈祥;母亲再灶前炒着菜,依旧是那么娴熟;一家人围在一起说说笑笑,依旧是那么温馨。

  可是一切竟然在转眼间便被无奈的生活毁了,我和妹妹为求学奔波,父母则是为了我们和一家人的生计奔波,大家都是如此劳累艰辛,却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希望能够燃起属于我们的那缕炊烟。

  我把这些告诉妹妹,妹妹听了感慨似的说:“是啊-------不瞒你说,我一个人守着这个空房子确实很害怕呢,上次门被贼撬了多亏帅哥帮忙。”

  我点点头,“他说他要去当兵。”

  妹妹愣了一下,便沉默了。

  去叶城那天,“帅哥”来送我们了,手里提了一大袋子的桃子。

  “我不是叫你别来嘛,下午还要考试。”

  “不急,何况考不考都无所谓。”

  我听了有些难过,妹笑着打趣他:“你偷这么多桃子出来,你爸要是知道了又该把你吊着打了。”

  他也笑了,“放心,我趁天黑摘的,他们绝对不知道。”

  “分析白癜风为什么反复发作我不回和田了,到时候直接就在那里搭车去乌鲁木齐。”我说。

  他低下头,看样子很难过,“那-----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不知道。”其实我心里更难过,却也不能给他确切的答案。

  倒是妹笑着说了句:“来日方长嘛。”

  他笑了笑,会意地向我点点头,车子就在这时启动了。

  我坐回到座位上,想想心里的确是不敢承诺什么,便也不忍再隔着车窗去看他期待的眼神。

  车出了墨玉便驶进了巴沙公路,没过多久上来一位抱着小孩子的村妇,就坐在我们前面。他小孩子看着我们手中的桃子出神,我便递给他一个。没想到那村妇恶狠狠骂那小孩:“汉族人的东西不能要,他们是异教徒。”尽管用的是维语,可我也听懂了。

  心里立即厌恶起来,不去正规车站买票却半路拦车本就够不道德了,现在又这样辜负我们的好意,想想真可气。那小孩子倒也乖,村妇骂了他之后,他便转过头来冲我们喊:“黑大耶(异教徒)-----黑大耶----。”

  “异教徒怎么了?”我用维语问他。

  妹妹说:“别理他。”

  那村妇瞪了我一眼,样子极其恐怖。我没理她,心里却在不停的咒骂。

  天气异常的燥热,偏偏又是在沙漠中行驶。我和妹不停的喝水,却依旧感觉透不过气来,掐指算算,到皮山可能还要三个小时左右,真是难熬。
白癜风的偏方

  没过多久,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个小孩突然呕吐起来,哭闹着说难受。那村妇似乎也吓坏了,副驾驶员过来问怎么了,小孩又哭又闹:“头晕,恶心,难受------”

  我向副驾驶员道:“可能是中暑了,先给他喝点盐水。”

  可是车上并没有盐水,我把一瓶矿泉水递给村妇,“先喝点水,再把他衣服脱了,用凉水把他身上打湿。”

  那村妇连连道谢:“热合买特(谢谢)-----热合买特。”

  想想也够为难的,这沙漠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要真是有个什么意外,怎么应付得了呢?

  副驾驶员把呕吐物清理掉之后说:“这里离皮山还要两个多小时,该怎么办呢?”

  妹妹想了想问:“这里离穆吉镇还有多久?”

  “半个多小时吧。”

  “对,可以在那里下车,”我说:“一个镇,再怎么说也会有医务所的。”

  村妇道:“就在穆吉镇下吧,麻烦你们了,司机。”

  司机加大了速度,二十分钟之后便到了,那村妇带着小孩慌忙跑下了车,司机追下来把车费退给了她,“小孩好了你再搭下一班车吧,我们不敢延时。”

  村妇感激不尽,看着他们的身影,不知为什么,我似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先前对他们的厌恶也早没有了。一位坐在我们左边的陌生人忽然感慨似的说:“人呀,不图别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好。”

  我听了,心里微微一震,拿眼去看妹妹,发现她也正在看我。

  车到叶城的时候其实还不算晚,可我们等父母叫的车来接一直等了两个多钟头。那司机是个矮矮的胖子,不过还算友好,我们上了他的车才算安心些。

  “你们两姊妹是要去二牧村的吧?”

  “是,我认得你,上次坐过你的车。”妹妹说。

  “是吗?你父母让我们来接你们,我还害怕认错人了呢。”

  没过多久,又上来了些人,都是维族,车很快就被填满了。

  “都是去二牧村的吗?”我问他。

  “大部分是,有些是顺路。”

  人多了显得很拥挤,我都有些透不过气来,妹妹兴致却很高,一会儿拍拍我说:“哥,快看,那就是去西藏的路。”一会儿又拉着我道:“那就是炮兵连训练的地方,看到有一个很大的靶子没有?”

  我抬眼望去,果然看见一座小土山上有一个巨大的靶子,甚是壮观。

  车停下来,又上来三个胖得出奇的维族妇女,我张大了嘴巴,眼看着自己被挤得像露了气的气球。

  “根本做不下嘛。”我抱怨说。

  可那可恶的司机根本就不理我,只顾和那三个胖子讨价还价。

  “贪得无厌。”妹妹骂了一句。

  司机装作没听见,更可恶的是座位不够,他竟然叫我和妹妹坐一个位子。

  我和妹妹都被挤得十分难受,心里早把该死的司机咒骂了上千遍,恨不得遇到交警罚死他。

  “还要多久才到?”我问。
肛肠治疗的方法有哪些
  “忍忍吧,差不多四五十分钟就到了。”

  车里的气味实在是很难闻,我打开窗户,让风肆意的灌进来,才稍微觉得好些。窗外是茫茫的大漠,浩渺的天空,视线的极致便是天地一线,而此刻,还有一轮夕阳衬着整个大地,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

  远处的树林越来越近,我知道就快到了,心里很是高兴。细细望去,可以看见白杨林的树梢上已聚了一层淡淡的炊烟,心里倍觉亲切和欣慰。老远的就见站着两个人,似乎张望着什么,进了我们才发现原来是父母。

  “爸-------妈-------”车还没有停下,我们便大喊起来,声音却有些哽咽了。

  父母笑着,急急地跑过来给我们开车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