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渔业协会水族造景分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0|回复: 0

小 玉

[复制链接]

2959

主题

2959

帖子

89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924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 玉
      
   
    这人的年纪一大呦,便有无穷的烦恼,麻烦事儿是一个接一个,令人顾此失彼、疲惫不堪。生活因此而寂寞乏味,而未来又会变得模糊不清……这时,我常常会丢下手头的一切,然后出去行走一番。而最常去的地方便是故乡。诗人沙鸥有一首《新月》,每次,我都要吟诵着它回老家:
    新月弯弯
    像一条小船
    我乘船归去
    越过万水千山
      
    花香,夜暖
    故乡正是春天
    你睡着了么
    我在你梦中靠岸
    儿时的朋友们总是远远地先听到我那沙哑的破嗓子,然后再看到我晃悠悠地出现在村口的小路上。这时,朋友们便远远地唤我:“木崽,又烦啦?!来我家喝一杯啊?”
    “好啊!大头,你家还有杨梅酒吗?上回你和铁蛋合伙来整我,这回看你们怎么搞?”我高声答到。
    于是大醉一番,倒在大头他们家的小阁楼上。早上醒来,太阳暖暖地晒着屁股。于是起来,深呼吸一次,再伸个懒腰,一切又是如此的清新美好……
    然而,我竟然遇到小玉了,这却是我始料未及的。但,我已认不出她来了。如果让你把一个面目姣好、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与一个小时侯一脸顽皮相且又满手泥巴的小女孩联系到一起,我想,你也会和我一样,自叹无能了吧。
    直到小玉在我对面轻轻地叫了一声:“木哥,你回来了?”然后便是嫣然一笑,风情万种。此时,我才想起,她就是儿时曾经跟自己“私奔”过的小玉。于是,笑到:“呦,这不是傻玉妹妹吗?认不出来咯,认不出来咯!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俊俏啊。哈哈……”小玉抿嘴笑笑:“木哥,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是这么不正经。我都这么大了,还叫我傻玉妹妹!”我有些尴尬地笑道:“好啊,还怕羞了,哈哈……那就不叫了,不叫了。”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些话儿要和傻玉妹妹讲,然而竟然不知从何说起。
    正在此时,耳边传来了一声似乎很熟悉的声音:“小玉,你在哪里?”小玉转身高声回答:“诶,我在这里啊!”这一问一答,是多么熟悉啊,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正当我思绪万千时,小玉身旁跑过来一个很帅气的小伙子,看都不看我一眼,就拉起小玉的手,急切地问道:“小玉,你去哪儿了啊?外婆正找你呢。”小玉有些不好意思的把手撤了回来,说:“我去看木哥了。对了,你们认识一下吧,这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木哥了。木哥,他是我的男朋友,叫小白。”我忙伸手过去:“你好,你好!”“木哥,你好!我常听小玉说起你们小时候的事情呢!”小伙子堆起一脸的笑意,然后便急忙拉起小玉的手说:“小玉,我们回去吧,外婆等你好长时间了。”小玉跟着他走了几步,突然转身告诉我:“木哥,我们要在国庆节结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哦!”
    我还没来的及回答,他们已顾自走远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呆地傻站在那里。
    往事如潮水般涌上记忆的沙滩,一浪接着一浪……无止无休。不知道小玉还记得多少小时侯的事情?也许,所记得的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细节了,但,我是忘不了了……
    小玉不是我们大塘村里的人,但她外婆却是,而且就住在我们家后门,所以小玉的童年是在她外婆家度过的。小玉刚来我们村那天,天气格外的清朗。我们刚好打死了一只苍蝇和一只蜻蜓,正放在后门水渠旁的石缝边等着让蚂蚁们搬走。几个与我差不多大小的伙伴们蹲在地上围着看,一起反复念着:“火眼涌涌,打千荡荡。你买肉,我买糖,买给将军当老王。老王门头宰大猪,爬起早,吃肉肉,爬起迟,啃骨头。”(火眼:楠溪人对蚂蚁的称呼)
    等我抬头时,意外地发现身旁多了一个小姑娘,扎着两条小辫子,看上去很是清水,不禁有些愕然。这时,后门的八婆过来了,笑着对湖南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我说:“木崽,她叫小玉,是你华姨的孩子。以后她就跟你玩了,你要好好和她处伴队(朋友),不要欺负她哦!”我忙低头答应一声:“哦!”再抬头时,小玉朝我笑笑,甜甜地叫了一声:“木哥哥,你好啊!”
    从此,小玉便成了我的跟班:有我的地方就有小玉,反之,有小玉的地方也就有我。我们一起爬山采摘野果子,我们一起翻墙偷人家的枇杷,我们一起去偷掏被别人先发现了的鸟窝,我们还经常在小路上挖“陷阱”让人摔交,然后远远的躲在草丛后面偷偷地“奸笑”……偌大的一个村子,到处都有我们闲逛的踪迹。小玉从此也从一个很清水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和我一样邋遢,经常弄一身泥巴回家的野小孩。
    有时,我们也会玩一种叫拜堂的游戏,几个小孩拜完堂就各自回“家”了。每次,小玉都是玩的最高兴最认真的那个,而且一定要我和她一起“睡”在一个草垛里。于是,就有几个伙伴嬉皮笑脸地在旁边唠叨:“叮叮哚,叮叮哚,和尚卖蜡烛,蜡烛空心,和尚招亲,招个美英,美英倒底角,和尚倒外角,落花生剥剥,奶奶皮摸摸。”那年,那两个单纯的小孩,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一起,没有复杂,也没有邪念……一起数天上的星星。
    童年,总是没有太多的顾虑。
    有一次,我们无意间看到了锅灶上的那个大大的柚子,于是两人相视一笑,这柚子就这样没了。事后,我们坐在小溪边的石头上看流水,突然,我害怕起来:“傻玉妹妹,你说我们回家会不会被大人打屁股啊?”“哦。是啊,我外婆知道了会不让我吃夜饭的。怎么办呢,木哥哥?”小玉急了,也有些害怕了。于是,我对小玉说:“那我们逃走吧。小人书上说,有个叫天堂的地方,那里什么都有的。”小玉傻傻地就答应了:“那我们快走吧!”于是我们便手拉起手,从村口往外走。一路上,我健康中国重要影响力年度人物们始终手拉着手,什么都没有说,浅黄色的夕阳正欲下未下。然而,慢慢地小玉开始有些急了,不时地问我:“木哥哥,怎么还没到啊?太阳都快没有了啊。”我说:“书上没说怎么到那里啊。我们一直往前走就快到的。”小玉又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我们继续在往前走。渐渐地,天色暗了下来,我开始有些后悔逃出来了。这时,小玉却对我说:“木哥哥,我肚子饿了。”我烦了,呵斥道:“你烦不烦啊。我都跟你说了,那里什么都有。要什么有什么……”小玉见我呵斥她,马上就哭了:“可是   不久,远远地过来一群人,打首的举着几个火把。小玉怕极了,紧紧地抱着我,颤抖着问我:“木哥哥,那是不是鬼灯啊?我好怕啊!”我也怕极了,两股颤栗着说:“应该。应该不是吧?!”迷迷糊糊中,我好像听到了我父亲叫我的声音:“木崽   这件事的后果是,我被父亲暴打了一顿,而小玉的父母也特意从很远的地方跑来,要把小玉带回家了。
    小玉走的那天,父亲把我锁在了家里。大头跑来在窗北京那所医院治疗白癜风最好户边告诉我:小玉要被她爸爸带走了。我一下子觉得心里空空的,于是爬窗出来。但我不敢去送她,只是在一个山头远远地目送小玉离开。在这干燥的空气中,我依稀听到了小玉的哭声和她叫木哥哥的声音,我哭了。后来听伙伴们讲,小玉走时一定要见她的木哥哥,然而最终却没能见到。小玉是哭着走的。
    后来,我便再也没有见到我的傻玉妹妹了……
    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珍藏着这份感动。小玉也会找到她想要的幸福生活,我想,这就够了。一切缘起缘灭,原是无可预料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