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渔业协会水族造景分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0|回复: 0

风不起也云涌(类小说)

[复制链接]

2957

主题

2957

帖子

8918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918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不起也云涌(类小说)
      
   
      
    一、天空里有水有月亮
      
    四月二十日早晨,南一梦推开窗户,走上阳台,猛伸懒腰,大口呼吸着和宿舍不一样的空气。阳光直射进来,时间是10:50。这是一个任性的懒丫头,之前只是因为陈墨没接自己电话,就再次倒头睡去,直睡到现在后背发麻,脑袋发胀。
      
    从阳台回到宿舍,鼻腔直扑进浓浓的沉睡气息,迫使南一梦再次回到了阳台。这一次她看仔细了外面的状况,有人买菜回来从楼下走过,一手拎着青葱一手牵着老伴儿蹒跚而行、亦或是大老娘们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呼啸而过。而楼下的树已经很绿了,这是南一梦所没有想到的,在她的印象中,树应该还停留在过去的那个冬日里的萧条和寂冷模样。
      
    柳树披着绿色的群摆在春风中摇曳,应该是个绿色的季节了,空中却漂浮着一种白色的雪,南一梦知道这是杨絮纷纷,但她喜欢叫它雪,就像她喜欢称蓝琳为妹妹,其实蓝琳是姐姐。关于蓝琳,那是踩在去年的尾巴上老天送给南一梦的礼物,南一梦一直这么认为。南一梦和蓝琳从相识起就很投缘,后来就姐妹相称,为了确定谁是姐姐谁是妹妹,还打过一场,中科白癜风医院爱心公益结果一直以为自己是姐姐的南一梦成了妹妹,证据是身份证。
      
    蓝琳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女生,声音甜美、长相美丽、待人温柔、感情细腻、处事绵软。这都是南一梦所没有的,所以南一梦一开始就喜欢上了蓝琳,确切地说,是喜欢上了蓝琳的女人味。南一梦想蓝琳真是个和自己互补的女生啊!当然,蓝琳也喜欢南一梦,因为南一梦言辞幽默、豪爽热情、感情激烈、做事五大三粗,而且南一梦长相中性,穿裙子像女生,穿体恤像男生,虽然物质生活简单但精神世界丰富。所以在南一梦睡觉蹬掉被子时蓝琳会从床上爬起,悄悄为南一梦拉好被角儿;而睡醒后的南一梦总是拉着蓝琳,请吃蓝琳吃蓝琳喜欢的美食,价格不匪的就一天的伙食压成一顿吃,为的也是给蓝琳挤兑一顿好吃的。
      
    起笔2007.04.29
    二、一盘炒饼和三分之一煎蛋
      什么药治白癜风
    南一梦把自己的梦说给蓝琳听,蓝琳一下子就二了,说这梦是谶言。梦里的辞语是这样的:
      
    二十三岁的夏天,有雄鹰在头顶盘桓
    影子直插目击者双眼,探手遮挡时
    阳光缠满指端。
      
    风过高原,黄土漫天
    一个姑娘笑着用群摆收拢尘烟,而我
    在她摇曳的身后,跟得跌跌撞撞,
    跑丢了绣着图腾的花鞋
      
    为了纪念这一天,蓝琳拉着南一梦出去改善伙食。结果刚出门就碰到也打算吃饭的陈墨,约不如遇,晚饭就三人行了。三人为吃什么的问题在路上还争吵了好一阵子,最后决定选不如撞,说出这话时三人刚好走到一家面食铺子前。
      
    决定吃面食后,进了餐馆儿。在种类繁多的面食中,三人再次为食物的抉择开了小会。炒饼,是那天晚上这三个人最后吃到口的面食,三人另外还一人叫了一碗稀饭。而炒饼量很大,只叫了一盘,是蛋炒。一开始三人都不好意思吃蛋,只是就近在盘子中挑食饼条儿,南一梦一边吃一边笑,陈墨和蓝琳也不好抬头更没好说什么。稀饭喝完之后、炒饼吃到盘子中间时,南一梦笑着用筷子把煎蛋分成三份儿。
      
    饭后,三人在公园里坐了很久,道旁树色鬼魅。那晚天公很作美,月色如画,在公园的长椅上,陈墨握着南一梦的手,南一梦肩上靠着蓝琳脑的脑袋。三人就这样看着月亮,说如果月亮也可以切割开来,那就也分成三份儿吧。
      
    三、摇曳的季节摇曳的心情
      
    四月很快就过去了,炎热的五月转眼就到。地板上煎鸡蛋,热啊。北方的五月,满大街的群摆摇曳,红男绿女。树的绿色由嫩绿渐变为墨绿,油油的向天招摇,生机勃发。南湖的水被抽了出来浇灌湖畔的绿草和柔柳,流得满大路都是;缠着西山腰的小树斑斑驳驳,远看了就像是给西山剃了一个花脑袋,很西哈的发型。
      
    宿舍楼前的花开得艳丽无比,血红血红的各种花。南一梦趴在四楼的阳台上看着公寓楼下的花,疑虑着为什么这里的花种类有别但颜色出奇的一致……于是,五月的公寓楼完全没有了三月白玉兰开花时的清雅。这个季节里,南一梦还总能看到另一种风景:夜傍或者只是夜色朦胧时,楼下就开始有不同院系不同专业不同身高不同肤色的各色男生等待那此刻在楼里或轻描淡写或浓状艳抹的女友,当月色斑斓,男生们的影子开始被路灯拉得很长很长,等到看得见女友们身姿摇摆着下楼,立即快步上前,送上一个缠绵激情的拥抱,而女友们多数则以臃懒的玉藕搬的双臂相迎,如花的面颊上挂一抹浅浅的笑,男生们运气好时会收到久等的馈赠--香吻一个,足以。
    2007.05.04
    话说温文儒雅西装革履的陈墨这晚也在那等人行列之中,幸运的是陈墨等的是南一梦,而南一梦向来看不惯做事磨磨唧唧的人,所以,陈墨没等很久。两人在楼下相视一笑后即快步离开,一前一后想南湖走去。南一梦是个喜欢水的女生,喜欢看水波荡漾,喜欢听水声潺潺,喜欢水在大自然中的或纵横肆意或温婉缠绵,这样,南一梦就无意识地朝湖边走去,而陈墨则只是跟着这前边群摆摇曳的白衣女子。这样,两人在南湖边停下了脚步。
      
    南一梦知道陈墨是一个怕水的男生,就没再往前走,想着听听水声就北京治疗白癜风的好医院行了,看看水影儿就行了,知道这个季节里水中倒映着的绿柳和明月什么怎么样的就行了。一个转身,陈墨迎了上来,说,“我知道你喜欢水,沿着湖岸走走吧!”听到这话时笑意挂满了南一梦的脸颊,使劲儿点了点头,“我沿着岸边走,你可以离远一些,或者看在这月色如画的份儿上,挑战一下自己也沿湖岸走吖!”
      
    在这个春天,花开的很艳,而晚上,南湖水很静,月亮很白,蛙鸣很响,垂柳很低,道旁行人很匆匆,而沿着湖岸有两个年青的身影走得很认真。
      
    没有花言巧语,没有海誓山盟,没有天荒地老,有的是两个年青的身影你情我愿地沿着湖岸一圈一圈地走。南一梦说,这样心会很静,陈墨同意。
      
    柏拉图式的爱恋,单纯到无风无雨无镜花水月。明快的夜色,清醇的心境,年轻的不谙世事的灵魂,这是纯粹的爱情么,有谁能够来证明?
      
    四、用别人的爱情丰富自己的经历
      
    南一梦是学中文专业出身的,偶尔会接点其他的零活儿,为他人写点东西。现在她手边就接了一个活儿,一个朋友拍婚纱照,朋友想在制作相册时用自己的话,不愿意去重复别人的经典,但又苦于没时间写,南一梦就爽快地答应了,一来是因为本身就关系好,二来是她对朋友的恋爱经历比较熟悉。
      
    拍摄外景时南一梦一直跟着,为了写出更切合的辞儿。太阳很烈,南一梦擦了三遍防晒霜才出的门儿,摄影助理恰好那天请假了,南一梦二话没说,就帮摄影师扛起了其他的工具。荒草漫长的坡上,眼看着朋友情侣恩爱地做出各种应于拍摄的动作,南一梦心中数落着今天的自己,但她更不忘带着笔和本子纪录下应景的感触和感觉,不管是甜的酸的,一一纪录。外景拍完,收拾东西往回走时,摄影师打俏道“南一梦同志,你做摄影助理挺合适,有兴趣的话过来帮我吧,还可以学照片处理哦!”摄影师是一个很帅气的大男生,说这话时一脸真诚,南一梦笑了笑,“有机会我一定过来!”
      
    坐在电脑前的南一梦,眉头不展地敲着键盘,思索着婚纱相册上该有的甜言蜜语。“我将明月捧于双手,献给我心中的女王。”这是南一梦写下的第一行话,写这话时南一梦脑袋里萦绕着朋友草坡上的求婚POSE。第二行话是这样的,“就这样背靠着背直到天荒地老。”这是给朋友在公园湖边双方脊背相依时所拍摄照片的词儿。而给一幅情侣以45度角仰望天空的照片,南一梦配了这样的句子,“同一片蓝天下,我们幸福相爱。”……
      
    看着屏幕上涌出的句子,南一梦不断删删减减,总得说来自己不是很满意。于是关掉电脑出去走走。这样,在林阴道儿上遇到了望着斑驳月影兴叹的蓝琳。
    2007.05.05
      
   白癜风诚信医疗 五.缘起
      
    在南一梦二十三岁生日那天,蓝琳买了瓶红酒,约了陈墨一起。而日落月起星稀时,西山顶上一曲梁祝奏得颤颤凄凄,如同当年的阳关三叠引来满城飘絮满城雨。陈墨是一个内敛而多才的男生,那晚陈墨破例带了自己的埙,为南一梦呜呜咽咽吹奏了半个长夜。后来月亮消失了,星星缀满夜空。
      
    若干年后,当蓝琳再遇到陈墨,是在南一梦的墓碑前。两人都惨然一笑,说没想到回在这里相遇。
    “一梦生日后,我就不再吹埙了……”陈墨低语,“我只为一个女子吹断肠埙……”言辞哽咽里渗着哀怨。
    “那埙是青蛙状的,很可爱,埙现在呢?”蓝琳试图打破这悲冥的氛围。
    “那儿!我想让它陪着一梦,一梦是一个不耐寂寞的人,她现在一个人呆着,多寂寞多孤单不是。”陈墨悲不胜悲。
    蓝琳顺着陈墨手指的方向,在南一梦墓碑旁发现了一个小土堆。
    那天是。
      
    蓝琳那天在日记里是这样写的:四月五日。今天去看妹妹,她一点都没变,笑得还是一脸灿烂,还是那样的青春无邪。只是墓碑上的灰很重,我擦了好久,妹妹的照片上也满是灰。妹妹一定很气我这么久没来看她。我这妹妹吖,那么地看干净,怎么能耐得了这重重尘灰呵!真难为她了!……
    坟头上的草很乱了,真也不成样子。我索性全给拔了,重新种上了妹妹喜欢的兰草。妹妹呀,如今真应了你那“枯骨幽兰”的笔名,你一捧枯骨深埋黄土,我在你坟头种上兰草,妹妹啊,这是宿命么?不可更改?!……
    陈墨原来一直没忘了你,今天他不是也来看你了么。不过,我还是有些意外,他说妹妹是唯一听他吹断肠埙的女子,那他就应该是爱妹妹的,可当年他却是那么爽快地拒绝了妹妹。否则妹妹也不会……
    妹妹呵,下辈子姐姐娶你!
      
    再后来,听说蓝琳出国了,终身未嫁,终身不离兰草。陈墨,去了一个叫北北的中学任教,娶了校长的女儿---一个很像南一梦的女子为妻,他们的女儿随母姓,叫易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