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渔业协会水族造景分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1|回复: 0

-b-写给我的爱情--b-

[复制链接]

8423

主题

8423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532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方的春雨,总是那么的缠绵,沥沥淅淅能下一个月,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烦忧和不安。  走在校园里林荫小道上,细细的雨丝轻轻扫过我的肩膀,握着清凉,踏着盎然,跟随雨的击打与拍落,思绪飘飞,回顾上大学一年来的点滴片段,当初的那股兴奋劲早已被繁重的学习任务打磨得一干二净。  在经过一片湿地松林时,你从对面走来,用书本遮雨,急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我驻足,回头,凝视,直到你轻盈的脚步,飘逸的长发在我的视线里逐渐模糊,模糊  绕过文法学院的教学楼,来到阅览室,从书架上取下还没看完的小说《春雨》,找个座位坐下,继续看,可不知怎么啦?就是看不下去,书在手中一页一页翻过,却什么也没记住,你的背影在我眼前时北京白癜风皮肤病康复最好的医院是在哪呢隐时现。  不可否认,那时,我已喜欢上了你,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吧!  于是,我就在校园各个学院里转悠,希望能再次见到你,一个星期过去了,还是没找到你。心情烦躁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也许是我的执着感动了上天,让我再次遇到你,在一次老乡会上。因老乡这层关系,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也知道了你在财经学院学财务管理与统计。那次我们聊了很多,老乡会结束了,我提出送你回宿舍,你看着我,点点头,把我高兴得如儿时过年抢到一个特大炮竹一样。  那晚,月明星稀。300米的路程,我们竟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宿舍门口,互道了一声:晚安后,你就上楼了,我来到你宿舍的窗户下,仰望。  风很轻,夜温馨,昏黄的灯光看上去很温暖。  你打开窗户,又朝我挥挥手,我才三步一回头,恋恋不舍地离去。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室友说:你床上有跳骚啊?干嘛呢?我得意地说:是啊!跳骚可多了,在身上爬的可舒服了。室友说:碜死人。  夜很静,我心跳的很厉害,爱上一个人真的很幸福耶。  天亮怎么清楚什么叫阶段性白癜风了,我早早地来到教室,写了一封自觉脸红的情书,准备找机会给你,可我又不敢,手指在头发里穿梭,心里很矛盾。  窗外,鸟儿站在枝头唱着欢快的歌,柳条在风中起舞。我坐立不安,凳子上如钉了很多钉子。课堂上,老师讲的我一句也没听进去,精神恍惚,同桌问我怎么啦?我说没事,同桌看着我笑笑,唉了一声。  下午,我来到场上,想给自己找点勇气,恰巧看见你在打排球,就找个离你不远的地方坐下来,你跳跃的身姿如飘逸的仙女,手与排球碰触发出的声音如一曲清韵,扣球时你喊出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悦耳,我的眼球随你移动的步伐而转动,我如身临其中,心随你接球、扣球的节拍而跳动的时快时慢。  你小子坐在干嘛呢?是不是瞅美女呢?我一愣,回头看看,不知什么时候同桌已站在我身后了。  我惊慌地说:没,没有。没有?说实话,是不是看上我那个漂亮的老乡啦?同桌调皮地说。哎,如果你真的喜欢她,我去和她说说。  我不语,同桌又笑嘻嘻地接着说:今天中午,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她还说起你呢。  我一听自己所爱的人在别人面前提起我,我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抓住同桌的手,说:真的吗?她是怎么说的?  同桌坏坏地笑着说:男女授受不亲,先把你的手放开。  这时,你跑到我们身边,说:你们站这干嘛呢?同桌看着我,说:某些人,恋爱了,却不敢表白,这不,就坐在这儿傻看呢。我瞪了同桌一眼,低头不语。  紧接着,同桌又把手伸到我兜里,我慌张地去捂,可还是没快过同桌,她已把我写好的情书掏出来了,在我面前晃悠,很得意地说:看看,这就是那个傻瓜给你写的情书,自己不敢送,憋弄一天了,还以为我不知道,给你说吧,就在那天老乡会上我就看出来了。  我惊慌失措,脸红得如被谁扇了几巴掌,结结巴巴地说:你怎么看出来的?  同桌哼了一声,说:我还知道,你一大早来到教室,就是给我老乡写情书来了,当时,我是透过玻璃看到地,那神情、那笑容、那句子,啧啧,脸红。  我拽拽同桌的胳膊,示意同桌别再往下说了,同桌看看我,张了张嘴巴,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啦,幸好同桌没说,不然我真的无地自容了。  我抬起头,看看你,你也低着头,脸如三月的桃花,手里拿着我给你写的情书,不自然地搓着手。  同桌拍拍我的肩,抛个媚眼,说了声:我走了,你们聊吧!别忘了改天请我吃饭啊!  看着同桌渐行渐远的背影,我心里既感激又恨。  回过头,我还结结巴巴地说:我们走走吧!你低着头嗯了一声。  我们沿着铺满鹅卵石的小路走着,我抓绕头发,不知该说什么,你偶尔抬起头看看我,也没说什么,就这样走着,走着  暮色降临,天边那一抹云彩正在脱下靓丽的衣裳,准备换上黑色的睡衣,归巢的燕妈妈正慈祥地喂小燕子吃食。  走到南湖边,停了下来,看野鸭子在湖里嘻游,鱼儿在跳跃,傍晚的湖风吹动你飘逸的长发,显得更加的美丽动人,我们对视了一眼,不知何时我们的手已紧紧相牵

武汉市是中国四大火炉城市之一,特别是到了夏季,气温高达40多度,地面温度高达60多度,走在大街上,如在烤箱里,像是要把人烤成肉干,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在烈阳下炽灼般疼痛。  我们的爱情在这样的季节里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滚滚气浪扑到热恋的情怀里,点燃深情的目光,熠熠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傍晚,深红的落阳染透了半边天,我们爬在共青桥上,看又红又肥的鱼儿在荷叶下畅游,妖娆的荷花在晚风的撩拨下,羞涩地笑着,你撒下一把鱼料,转眼的功夫,就聚来了几十上百条鱼,围在一起,抢食,那造型如牡丹花在水中盛开。  你拍拍手,说:你看,这里的鱼儿多好啊!在大家的呵护下,茁壮成长,自由的游来游去。  是啊!是我们学校一处不错的风景,你看四周,好多人都在观荷赏鱼。  你相信鱼有眼泪吗?  在考试前最好适当储存体能我惊愕,反问: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回答我。  我想了半天,答:应该有吧!  你看着我,说:IfIamfish,youarewater,besuitabletomeonlyevenifthewaterexisting,,burstingintotears,,alsoneedtodripwithinyourbosom。(如果我是鱼,你就是水,只适合我生存的水,即使流泪,也要滴落在你的怀里。)  我点点头,拉住你的手,拥着你,说:我们去江边走走吧!嗯。  江边的风很大,我们找个石阶坐了下来,江中货船万点,嘟嘟的船声歌唱着中部最大城市的繁华。一排排渔船停靠在江边,缕缕炊烟萦绕而上,忙碌一天的渔民在准备晚餐。  天边最后一抹润红渐渐被夜幕掩盖,城市里各式各样的霓虹灯也逐渐亮起来了,天那边有几颗爱玩的星星提前出了家门。  你噘着嘴,问:这个星期想我没有?  想,都快想死了。我嘿嘿一笑。  你用手指按住我的鼻梁,说:骗人,那你怎么不来我们班找我呢?在食堂吃饭也没见过你。  我把脸拉的好长,一副冤屈状,答:一是这个星期学习任务特重,二是因为同桌,有时我好不容易瞅个空闲还被她给拽住了,说是要我给她写作业,不然就给我好果子吃,动不动就让我给她买东西吃。  你一脸坏笑地说:嘿嘿!是不是我那个老乡喜欢上你了?  晕,她喜欢我?她都快把我整死了,和她同桌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啦!我把脸拉的更长了。  好了,好了,给你开玩笑呢,我们不说这个了。  不行,看把我的吓的,脸都拉不回来啦,怎么办吧?  来,我给你揉揉。  你伸出双手在我脸上使劲地搓揉起来,我痛苦地说:你洗衣服啊,好了,别揉了,再揉,我这脸就没法见人啦!你又捏了我一下鼻梁,呵呵地笑起来。  渔船上亮起了一排排桔黄的灯光,如一枚枚熟透的果实挂在枝头随风摆动。月光温柔地洒向大地,洒向波浪起伏的江面,粼粼月光摇荡着我对你深深的情感,闪烁的星光轻诉着对天空的依恋。  我揽过你的双肩,说:Letmekissyouronce,,OK?Long,movetowardsthislifetime。(让我吻你一下,好吗?不长,就这一生。)你不语,闭上眼,我静静的,轻轻的把嘴唇贴上你的额头

弹指一挥间,四年的大学生活已过去三年了,期终考试马上要开始了,同学们都在紧张地复习,窗外的知了不知疲惫地叫着,墨绿的树叶在烈阳下无奈地萎焉下来,天气又闷又燥,没有一丁点风,刚换上的衣服,还没把一页书看完衣服就又湿透了,特别是到了晚上,就更难受了,睡不着不说还要驱赶蚊子,那蚊子的体格要比北方的大上一倍多,而且身上布满花纹,如被咬上一口,一杯茶的功夫就会起个如鸡蛋黄大小的肿块,而且还奇痒无比,更甚者,如抓破了皮,就麻烦了,一开始冒黄水最后就化脓成疮,不得不吃抗生素。唉!武汉的夏季真的是太难熬了。  坐在教室里,心里烦躁的很,看不进书,只因前两天,我和女友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事,一开始由争论到最后变成了争吵,女友一气之下,甩袖离去,我没去追她,也没去找她,我始终认为我并没有错。想到这些我心里更加的燥热,拿起书本呼拉呼拉不停地扇,头顶上的吊扇由于电压低的原因转动的死慢死慢。  同桌不满意地说:你不能快点啊!都快把我热死了。  我放下手中的书本,气愤地说:我本就没打算给你扇风,就这让你趁点风,还那么多事。  你,你,你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啊!如果是我那个老乡在这里,你还敢这么给她说话吗?  不给你扯。我把头扭向另一边。  同桌一把又把我拽回来,说:你别忘了,我可是你们的大媒人,不请我吃饭也就算啦,让你给我扇扇风,你就给我吹胡子瞪眼的。  我哪给你吹胡子瞪眼啦!好,好,我给你扇风。  不扇了,气死了。同桌啪嗒一声合上书本,气呼呼地在我背上捶了两拳,走啦。  我更加的烦躁,拿起书本狠劲地呼拉呼拉扇两下,把书本往桌子一摔,站起来,回宿舍,睡觉,一觉睡到六点多,直到室友们陆在网上有没有白癜风专科医院排行榜续回来,我才被他们的说话声吵醒,室长靠在床架上,问:你们下午干什么呢?一个一个气呼呼地都走了。我迷迷糊糊地说:没什么。  我从床上爬起来,洗了把脸,然后,一个人来到南湖街的一家餐厅里,喝酒。  刚喝了两瓶啤酒,头就有点晕了,望一眼玻璃外面繁华的街市,不由得感叹一声。又开启一瓶,一口气喝了大半,当我再次望向外面的时候,同桌正伸着头,撇着嘴,看我,我摆摆手,同桌心领神会地坐到我对面,我打开一瓶啤酒送到同桌面前,晕乎乎地说:来,陪我喝一杯。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不喝,我喝。我端起酒杯正要喝,同桌拦住了我,无奈地说:好,我喝。  放下酒杯,同桌很爽快地说:不让问为什么就不问啦。平时给你学划拳,今天正好给你比试比试。  我卷起袖子,说:好啊!    就这样一来二去,我们喝了二十瓶啤酒,我和同桌摇头晃脑,天南地北地侃聊着,直到老板说:我们要关门了,我们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离开。  霓虹灯闪晃着刺眼的光芒,街上的行人非常的稀少,我看看表,已是凌晨两点多了,反正是回不去了,我和同桌就在游戏厅里玩到天亮。  走出游戏厅,经风一吹,我感觉舒服多了,可同桌好像酒劲还没过来,走路时东倒西歪的,我搀扶着同桌回到学校,走到图书室门口,碰到女友,女友先是一惊,而后苦涩一笑,走开了。心想,坏啦,上次的事还没解决好呢,这,这嘿!急忙追上女友,拽住女友的胳膊,说:你听我解释。女友头也不回地说:有什么好解释的。话音刚落,用力甩开我的手,我再次抓住,女友气狠狠地说:我不想听你任何解释,松开。望着女友远去的身影,我脑子里一片空白。  起风了,风很大,树枝摆动的很厉害,树叶哗哗作响,一粒沙跑入眼中,痛苦地流下带有余温的眼泪。天空灰蒙蒙的,成片成片的乌云从头顶浮过,疲惫的眼睛更加的迷离。  下雨了,下雨了,一个人走在青石板的路上,思绪怎么理也理不清,雨越下越大,硕大的雨点打在脸上,竟感觉不到一丝触感。我停止了脚步,看见,同桌撑一把伞正向我走来【责任编辑:男人树】         





 (散文编辑:江南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