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渔业协会水族造景分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2|回复: 0

冷眼旁观

[复制链接]

8422

主题

8422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5319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冷眼旁观
  

  冷眼旁观

  ——荒原的独狼

  

  

  1、

    我总是在虚度岁月。

祛白路上,请坚持奔跑
    比如这寒冷的冬天,哪怕是火热的激情也会在这寒冷中凝固的冬天。

    我决定逃避。

    岩对我说:“你要学会冷眼旁观!”

    我内心深处便有个声音对我说:“你要学会冷眼旁观!”

    我便开始冷眼旁观。

    一幕幕的滑稽剧便在我的冷眼旁观中上演,剧中的演员不时伸出手来,招呼我加入他们的行列。虽然我有时为激情感动,有时无可奈何的面对,也曾不小心滑入舞池,但我总在最后一刻从剧场中逃脱出来,因为那个声音总是对我说:“你要学会冷眼旁观!”

    我说:“会冷眼旁观!”

    那个声音便说:“冷眼旁观!”

    岩叹了口气。

    我开始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多美的冷眼旁观啊!

                   

    2、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一群狗在一起工作,而且没有人知道我将要和这群狗一起工作多久?

    天气很冷,用滴水成冰这个词来形容也许不太恰当,因为我看见一条狗伸出舌头来喘气的时候,它的舌头就再也没有缩回去,我想应该是冻僵的缘故吧!我便用手轻轻敲了一下它的舌头,它的身体却随着我的敲击变的粉碎。只有一颗比夜还黑的心从它的身体里滚落下来,可奇怪的很,它那颗心却没有破碎,依然顽强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那群狗便在我的面前大哭起来。

    天啦!我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老板!呜!老板!”

    它们居然喊那条狗老板!

    不会吧!我的上帝,我在工作的时候,一直是看见狗们从老板那里接过一张纸条,然后顶在头上,大声的对我咆哮,然后才学着人的样子,把纸条当作圣旨下达给我的呀!老板怎么会变成狗呢?

    天呢!我呢?

    看看阳光下的影子,我还是两只脚站在地上。

    看看我的手,也没有变成狗爪子的迹象。

    我的上帝,我居然能够听懂狗的声音了!

    狗们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指头上,我才发现,我那雪白如玉的指头上还沾着那条被称为老板的狗的黑舌头。

    那条散发着臭气的舌头在狗们的泪水中一丝丝湿润开来。

    “我要扣你的工资!”那条臭舌头在狗们泪水的热度中终于再次蠕动起来。

    我大叫一声,便昏了过去,一半是为了惊讶,一半是为了心疼本来就不多的那几张被称为薪水的纸。

                   

    3、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炎热的夏天了,空气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我不知道天气为什么变的这么快,去年那么冷,今年却那么热,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看看二版市场上全面飘绿的曲线,我就知道那遍大街的印刷的红红绿绿的纸上被称为新闻报导的谣言是多么的虚假。

    办公室的冷气开的很足,温度计上的指针已经到了“0”,可我依然热的喘不过气来。要不是公司有规定,我肯定会赤身的坐在电脑前边,我才不怕什么呢,因为除了老板和岩,就是和我一起工作的那群狗了。它们每天都是色迷迷的从我的面前走过,要想看,就让她们看个够吧!

    我正在无限瑕思的时候,隔壁传来老板的咆哮。

    我开始暗乐。

    只听一生尖叫,那条叫H的狗箭般的冲出老板的办公室。

    奇怪!老板是从来都舍不得打这条狗的呀!今天是怎么了?是真打,还是不小心挤了H的尾巴呢?

    H头上顶着一张泛黄的黑纸,那条保养的如芙蓉般的狗腿一瘸一拐的走到我面前。

    “去!老板命令,你要尽快和太平洋狗粮中心联系。”H的眼中还噙着泪水,可脸上依如平日的矜持。

    “是你的命令,还是老板的命令?”我心里暗笑。

    “当然是老板听了我的建议下的命令。”H满是泪光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愤怒。

    抓起电话,我开始捂住嘴偷乐。

    哎!我终于明白什么叫花枝招展——比如我。

    我也终于明白什么叫梨花带雨——比如H.

                   
北京中科医院是假的吗?提醒患者朋友:防止医托、诈骗行为
    4、

    北京的天气很怪,七月的季节里居然下起了漫天飞雪。

    记得读书的时候,我的古文老教授曾经告诉我一个优美的传奇,据说是一个叫窦娥的女孩子因为被冤杀,她的冤屈让流火的七月飘起了漫天飞雪。

    当时,我正沉醉在抚摸小师妹手的快乐中,记不清楚太多关于这个传奇的记载,也许那个女孩子的原型应该是东海孝妇之类的人物吧。

    管它呢!反正今天的飞雪只不过预示着又一个灵魂在冤屈中离开这个世界罢了,与我何干呢?

    只要不是我,怕它何来!

    外面的雪花越下越大,每一片几乎可以覆盖住门前的广场,真正的燕山雪花大如席啊!不,应该是燕山雪花大如广场吧!

    H一摇一摆的走道我面前,头上依然顶着那张泛了黄的黑纸,老板用狗血签下的名字张狂的舞着。

    我的头一阵眩晕。

    “咳!岩被开除了,老板要你来处理这件事情。”H的舌头轻轻舔了一下嘴唇,撩起短的不能再短的法国裙,那圆圆白白长满黑毛的狗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努力的向我展示“雌性”的美。

    岩是我的搭档,一个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女孩,一个善良的不能再善良的好人,只是在例会上对H的一点小不敬,就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

   “哎!”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我的眩晕更加厉害。

    “可能这雪就是给岩下的吧!”我喃喃的自语,眼睛根本就不看H一眼。

    H的白腿晃动的更加厉害,如同七月的飞雪一样凄凉的白。

    “你要学会冷眼旁观!”岩在收拾自己的物品。

    我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虽然我是老板一把杀敌的利器,却敌不过H在老板面前晃动它那白腿的魅力。

    “你要学会冷眼旁观!”岩接过H递过来懂得那几张被称为薪水的纸。

    我抱了抱岩。

    “冷眼旁观!”我大声的喊到。

    岩身上的味道真香,也许每个离开我身边的女孩身上的味道都是这么香吧!

    外面的雪还在下,我知道我能做的,也就只有冷眼旁观了。

                   

    5、

    我是一个正宗的北方人,却长着一付南方人的脸。上帝也就让我在南方人的灵秀中透漏出北方人的一种阳刚之美,我知道我很帅,帅的一塌糊涂。用岩的话来说,我是的确很帅,那中极其自恋的帅而已。

    老板常说我是北人南相,其福大焉!

    对于老板的恭维,我知识笑笑而已,因为我很明白,帅不帅是没有太多用处的,我在老板的心目中,只不过是比别人能多给他带来一些附加利润,仅此而已。

    每当老板说这些话的时候,H的脸上总是挂满了虚伪的笑容,我知道,H的心里是不太舒服的。

    没办法,谁让上帝这么偏爱我呢!给了我一张迷到众多女生的脸,又恩赐给我一付充满磁性的声音,让我在这个女权极度膨胀的世界里,做起业务来,是那么的得心应手,这也是H几度想赶我走而没有得逞的原因。

    外面的阳光更加灿烂,七月的飞雪依然下的那么疯狂,我的心也随着那漫天的飞雪变的更加寒冷。

    “你要学会冷眼旁观!”岩抱紧我。

    “是啊!我要学会冷眼旁观!”看看怀里的岩,再看看窗外的七月飞雪,剩下的只有冷眼旁观了。

                   

    6、

    七月的飞雪还在下。

    岩轻盈的脚步没有在雪地上留下一丝痕迹。她就这么走了,潇洒的一塌糊涂。

    除了冷眼旁观,她能给我留下什么呢?

    哎!可怜的冷眼旁观而已。

    H又顶着那张沾满狗血泛了黄的黑纸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开始笑,笑的沉鱼落雁。

    我并不是糟蹋这个词,因为用岩的话来说,H是的确配的上沉鱼落雁这个词的,只不过是恶心的鱼见鱼沉雁见雁落罢了。

    我接过那张纸,看见那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五个字:扣你的薪水。

    怪不得H在笑呢!

    发给我原就不多的可怜的“纸”被老板又抽走了几张。我猜多半是为了岩的事情。

    也难怪今天的雪下的那么疯狂。

    为我,为岩,亦或许为我们的冷眼旁观吧!

    H依然笑的沉鱼落雁。

                   

    7、

    H曾经是我的下属。

    记得H刚到我们单位的时候,清纯的象一滴晨露,当然是沙尘暴过后的晨露。

    对于我的下属,只要你愿意做,我都会给你犯错误的机会,当然,也会给你更多改正错误的机会,这也许就是做我的下属最舒心的事情了。

    岩常对我说:“你是做不好头的,因为你不会冷眼旁观。”

    “冷眼旁观,为什么要冷眼旁观呢?”我时常反问岩。

    我承认,我是没办法做到冷眼旁观的,因为男性怀孕不再成为奇迹我经常教导我的下属不要冷眼旁观,何况我呢?

    而H则不同,她是会冷眼旁观的,不过她观的是老板和老板公子脸上的哭或笑,或那个幼稚小儿开心的叫她姐姐的声音罢了。

    我则不同,我只关心狗粮中心能不能再给我一笔业务,能不能再给公司带来更多的利润罢了。

    对于老板的公子,我是比较喜欢他叫我叔叔或者爷爷的那种声音,自然那稚嫩的声音也就从H的那里传到了老板的耳朵中。

    好在老板喜欢我这把锋利的刀,对于我的恶作剧的玩笑,也能够忍受的住。

    老板心里很清楚,刀断了,姐姐就会变成姑姑,姑姑还会变成奶奶;叔叔却依然还是叔叔,仅此而已。

                   

    8、

    时间就这么一点点在冷眼旁观中消失,H的腿在老板面前也晃动的越来越漂亮。

    七月飞雪般的惨白让老板的心如七月飞雪般的疯狂,那满办公室的狗腿在H的指挥下如阅兵般的齐。

    只有我依然孤独的冷眼旁观。

                   

    9、

    窗外的飞雪终于停下来,那令人作呕的夏的气息再次浓烈。

    岩的离开让我失去了再次培养下属的信心,那隔岸观火的狗们在H飞舞如玉的白腿中组成了美丽的三角。

    狗粮中心的业务也越来越少,我的抑郁也越来越厉害。我已经分不清哪里是狗腿,哪里是狗唇。直到H的唇贴在我脸上的时候,才能让我在抑郁中偶尔想起岩身上的香味。

    老板最近经常对我说起H的好,比如那如玉的白腿,比如那如梨花带雨的娇媚。

    “娇媚怎么写?”我问老板。

    老板的脸如猪肝般的紫艳。

    “娇媚和妖媚有什么区别吗?”我再次问老板:“我真的不懂哦!”

    老板的脸再次如猪肝般的妖艳。

    H的唇再次贴近我的脸。

    老板的脸换成了浓浓的笑意。

    我知道H喜欢我。

    我在老板浓浓的笑意中分明看见老板亲手交给H一顶如春般嫩绿的头巾。

    H的笑嫣再次沉鱼落雁。

                   

    10、

    夏天过的很快,一眨眼,秋便如魔鬼脚步般的踏进京城的每一个缝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