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中国渔业协会水族造景分会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编辑推荐

查看: 3|回复: 0

岁月的供词

[复制链接]

8423

主题

8423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5322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岁月的供词
  

  岁月的供词

  ——一叶轻舟

  

  

  用干枯的身影向你表达感谢,感谢你的出现,用沮丧的文字向你乞讨一份赞美,美好愿望的铺垫是心的苦涩和路的艰难,我也尽量把语言写的美妙新鲜,欲求你心花能轻放。

  从生存荒诞中寻找可咀嚼的滋味并细细把玩品尝已成为时尚,感性的东东还是占据心房,在这种摸索中不可以多的是理念生活,我也只能紧随这种脚步去求证我的平生和余生。精请问关于北京白癜风的治疗神家园脱离不了艺术性的塑造,而艺术的源泉来自于痛苦的生活,从这个逻辑中可以知道光彩绚丽的背后注定是艰苦辛酸的基石支撑着,大部分内涵又多属性于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说的暧昧,因此也导致了其中错误的行为与观念若隐若现,成了生活中不可缺乏的组成部件。

  多么扭曲的书写,埋伏了多少内心热烈的涂鸦,如同一张网撒下去捞上来的却是一把利刃,锋芒的令世人望而却步。有些夸夸其谈,但蕴含的一种热情滚滚而来。而又能停留多久呢?太世俗的的问题了。真的要感悟这个答案那会使自己的智慧无地自容,想让一颗心自由的飞,背景中的柴米油盐以及亲人、朋友的期待犹如一道道枷锁如影随形。

  坐在电脑桌前,又或是坐在梳妆台前,把灵魂交托出去喋喋不休,仿佛在告诉别人自己的爱情是不朽的,然而妖精般的小动作暴露了自己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主张,想念那种瞬间的美丽,如烟花,如流星,偷笑着自己呆若木鸡的神情对着朋友撒谎说我懂得生活。能怎样呢?又能怎样呢?太多的问题把自己逼到独门独院里,用键盘、用水笔、用电话、用绣花针,倾注着自己的全部心血也只能是编织着生活中的行云流水。

  谜一般的问题,谜一般的答案,许多年后我都没能读懂那份情感的表白,或许这就是传说中最美丽的巅峰时刻,最高境界就是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任何答案。纯朴的大地,淳朴的人,茫茫无际的草原和沙漠,在勾画着一种纯洁的生活。语速和声调都是平缓的,语言的韵律也是匀称的,甚至多出些媚态和礼让,任何人听了都认为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杂质掺和在里面,然而心机就在这无色无味的舒缓中一触即发。

  一直在岸上观望着,也一直不能用窥一斑而知全豹的哲理去理解它。一触即发的情感和凶杀是没有任何垫脚石的,但事实上它偏偏出现了,还很动人,诱人。恍惚那种激情又一次因那种世俗态而迸发,再融入些物质和,开始招供我在做秀,我在浮华,我在言不由衷,我在倾诉邪恶。

  相识的时间,地点,场景,灯火,心境,一一倒映着那独有的婀娜多姿,红袖飘飘,奔月的速度快得有点使我跟不上,不得不让我怀疑那可能是王母娘娘座下的上清仙子,而决不是什么动了凡心的嫦娥仙子。

    

    

  温柔的心狠手辣在无数个夜晚欲说还休,欲罢不能。轻抚着香肩,从容的面部表情与周围事物重叠在一起,静止了好一会儿,几分钟、几天、几个月,就这样稍纵即逝,寻找不到呻吟的痕迹,号啕大哭的夜晚总是浮现在运动的摇摆不定中,回首望,再一次人面桃花,杀机中的痛苦在所难免,用充满诱惑的玉腿挑逗着诗的神韵,目光凝炼,定焦,终于静悄悄的在喘息中埋葬了那份不渝信任。

  在空气中躺卧,谁背叛了谁,谁又忠诚了谁,尘埃的主流怎样都掩盖不了这种声音的问候,正确答案终于离我远去,随之而来的忧患、混乱、躁动开始在我的情绪中跳舞。呼吸到舌尖的芳香,呼吸到你祝福的脚步,刹那间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再诱人的姿势也都是奢侈的,这种欲擒故纵的捕捉在孩提时代就被淘汰,但此刻却暗示着对我的进攻。

  我努力工作,努力突破,在死亡之前能够使你达到生命中最后的一次高潮,我不知道这是精米的过多摄入对人体有何影响否理想中的一种幸福。节奏缓慢而又紧张,期待着,等待着,细致提炼的语言总是集中在那焦点访谈里的经典之处,厚颜无耻的致命一击,可以使你感觉不到丝毫危机的出现。

  吃不到葡萄的结局制造了一种文化主意识,自然而然的就有了一种酸味,如果谁认为这只不过是一起人工制造的伪劣思想,那么他(她)就永远也读不懂这份灵魂的舞蹈,而唯有你,心甘情愿与我共创快乐,即使用生命来买单,你也在所不惜。然而晚了,一切都已太迟了。

  哦,我的新娘,我的仙子!

  哦,原来你什么都明了,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一种垂死挣扎的溃败,一种把自身意识强加于对方的气急败坏,一种秘密被揭穿之后的智商休克,裸露在那份以柔克刚的杀气中。再一次尴尬的旧梦重温,把现场复制一遍,我想你真的中了一记化骨绵掌,读懂那份表白之后方才能明白那份微笑的力量。

  每个夜晚对我的问候,对我的挑逗无非是想使那致命一击更残忍些,跟凶恶些,能在临死之前不用承受太多的痛苦。我怀抱着这份殷勤,这份调戏缓缓地揉捏着轻抚着,用彩虹的光芒,用口是心非的礼貌,衬托着我的摇摇欲坠和极度快感,仿佛回到了2046的年代。

春半日暖 春暖花开
  沉默相对,端庄的近乎于一种静止状态多少意喻着一种不礼貌的伤害,想发言的权利欲望在你的眼中熊熊燃烧,很快就忘却了这份擦肩而过的伤害和遗憾。沧海般的情饮食中的隐患须注意怀由此而释放,,自我的暗示与亲人的警句勾搭在理想状态的尾端,情愿败在寂寞高手的掌下也不愿意再空守闺房,撕开小家碧玉的衣襟和面具,认识你真实身份的清晰度开始一层一层向外喷涌,直至一丝不挂。

  渐渐的有了一种身份意识,有了一种生活意识。突然间醒悟我头上的发夹,我围脖上的丝巾,我的衬衣,我的领带无一不是你埋下的伏笔,文化的透明随着岁月的推移正肆意疯狂的剥夺着你我的幸福。那份丢失许久的清秀,那份忘怀许久的珍贵,使得我再也不顾忌嫖客与的世俗。睡梦中,我想你应该是我的新娘。

    

    

  然而背影中的特写断然拒绝了我对你的占有欲望,我开始追逐奔跑,错落有致的奔跑,跨越障碍的奔跑,踏雪无痕的奔跑,一泻千里的奔跑,没有了主题的奔跑。总想看清你的脸,总想牵着你的手,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佛都能够酒肉穿肠过,我为什么不能?讽刺,嘲弄,又理它何干,“砰”拳头迎面撞击我额头的声音开始不绝于耳,旁人的嫉恨已转换成行为。

  我想都没去想它,奔跑,继续奔跑,多么想接近你,渴望接近,再接近,“啪”清脆的耳光声使得整个山谷弹跳振颤,“啪”“砰,砰”对我肉体的撞击已经是紧凑连续。不理,继续不理。

  始终相信那份力量,始终相信那份坚贞。

  我生来俱有的弹性、韧性和耐性全都因你而准备,生命中一切都因有了你而精彩、生动。受辱的滋味反而使我站的更稳,更持久,这些副产品、这些污染源、这些干挠信号、这些败类丝毫不能影响不能动摇你我的这份生死状,音乐激昂飘荡,命运的注使我快乐使我纯洁了很久很久。

  窗外,一片痛苦的迷朦升腾而起,玉米地的清香不由得把我带回童年,想着放牛娃手中的横笛是由我亲手制造而成的,但却始终吹不出半点声音。如厕的心情描述被世人充当笑柄而漫骂,我能收拾整理好这份思念吗?我可以远走它乡一走了之吗?是啊!太不尊重当初你我对青山绿水给予的这份厚爱,太不尊重当初你我的月夜缠绵。独处,也只有独处,才能听到自己内心撕裂般的呐喊---我要抚摸你。

  理想色彩的桥梁是要功利主义的地基结构支撑的,都读懂了这句真理,但是我没有。也就始终没弄明白你小桥流水式的清亮秀发上始终没有我手指抚摸的痕迹,轻弹欲破,肌肤凝脂如雪,而我只能躲在角落,用煽情的升华来装饰点缀一切丑陋邪恶的内核。怎样都把握不住这份庄严的表象,也终于承认自己没有绅士的风采。心灵的痛苦远胜于肉体撞击的痛苦。

  一个少年人,一脸迷茫,一个青年人,一腔热血,一个中年人,一往情深,一个老年人,一如既往。没有血液的输送,没有政策的倾斜,没有精神的感召。在过五关斩六将中,在摇旗呐喊渴望民主自由的挣扎运动中,我完成了与你对决的人生缩影。但你狠心的把我锁在了床上,使我不能动弹,并试图强暴我的智慧和身体。情景一幕幕,宛然如昨,结果不是被摧毁就是更坚强。

  人群已渐渐淡忘了爱情的真谛,大浪淘沙的碰撞似乎在喻示一种海底捞针的难度。许多人都认定爱情不过是生活中的一种假想和自我编织的梦幻罢了,而我却知道释迦牟尼是最不屑谈论这个的。其实故事和话题都很陈旧了,我惟有选择剑走偏锋的套路来迎战,多么希望能揭开你神秘的面纱,再为你披上做我新娘的盖头。

  你告诉我真水无香,你告诉我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你还告诉我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可是你表现出来的与强权欺压没有什么区别,我梦中的新娘,我那位列仙班的新娘,有些基础不用语言表达就已经固若金汤,而我对你的招供也没有一句是真实可信,每一句供词里都有你我无法破解的咒语。没用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而返,照妖镜中早已注定你我分别是孙悟空和观音菩萨的千年转世。

    

    

  海市蜃楼欺骗了所有人的眼睛,犹如酒吧间的烟雾弥漫,分不清你是带着善良还是带着邪恶坐在我的身旁。含情脉脉在这时刻逼真得叫人拍案而起,时而忧伤、时而亢奋的是你充满诱惑和淫意的眼神传递着灵肉合一的拍子把我一步步牵引进那事先就挖好的陷阱里面。

  我见犹怜恰如其分的闯入眼帘,惊叹时间掌握得不差分毫,一言一句、一开一合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一招一式、一动一静如春色满园闲庭碎步,蓦的开始佩服起这幕情景的导演。而难道这世上真的有人练成了易经筋却已成了我考研的毕业命题。

  对生活的态度依然如故,心情如同妇女时装般千变万化,当一以贯之,豁然贯通时也就意喻着走火入魔将日夜伴随。仰望天边晚霞,夕阳西下,再渐至月照霜露,行进中的静幽意境却是暗潮汹涌藏无限杀机,而电闪雷鸣的招招凶险却仍破解不了那颗心灵的执着合一。

  什么人屠杀了什么人的思想,猎人是永远比猎物有耐心的,当我直到有一天在唐古拉山脚下看见坐在别的男人的小驴车上的你时,我才知道是谁给我戴上了那几乎每晚都要令我头痛欲裂的紧箍咒,我才明白清明上河图之所以失落民间许久的原因是那画面上唯一缺的是你那静静的站着却远比看上去复杂的神仙风韵。在那一瞬间的角色互换中,我真切体会到幸福感觉丢失的很快,且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